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沙发

父母离异,他得了强制症 延禧攻略和如意传 康复后免费为网友做咨询

2018-09-09 05:06:49
    总是担心考试不及格,畏惧晚上睡不着,纠结明星怎样就成了明星……在强制症心理咨询师王滋接触的大量案例中,这些都是青少年强迫症的表现。

本报曾报导过的强制症痊愈者王滋,建立了强制症心理工作室,通过网络为全国青少年强制症患者医治。

他告诉记者,青春期成为强迫症高发年龄段,他想做一次免费咨询,为强迫性思惟和行动所困的学生们纾解心绪。

    他是强制症康复者    自我疗愈中成心理咨询师    34岁的王滋,在新城河路上有一家自己的心理工作室。

门口的简介牌上这些写道:中国心理协会会员,中国心理协会森田疗法专业委员会理事,中国强制症联盟讲师,中国森田生活发现会讲师……著有电子书《强制症康复后的体会》。

而排在第一的身份,却是“强制症痊愈者”。

    8岁那年,王滋遭受意外,从自行车上滚落致残,本来灵巧好动的他,落下了走路不稳、言语不清的后遗症。

与同龄的孩子相比,王滋更加懂得珍惜时间,努力学习。

休学1年后,他又回到学校读书,学习成绩很优秀,还担负了班干部。

    1998年读初二时,高度紧张的学习,加上父母的离异,原本排名前两位的他,一下子滑到第11名,王滋得了强制症,主要表现就是强迫性思惟,也就是平常人们所说的“钻牛角尖”。

“比如想1+1为何等于2,人为什么分为男人和女人等,还有强迫性洗手、检查门窗……”王滋上课再也没法全神贯注,成绩下滑得越来越厉害。

高二那年,他退了学。

    荣幸的是,在上海工作的堂姐回乡探亲,得悉王滋的情况,劝说他要及时进行心理治疗。

从那时起,王滋开始关注强迫症的所有信息,从书籍到网上,几乎每个字,他都仔细浏览。

这期间,他找到了治疗强迫症的老师,通过与他们交换,接受他们的治疗。

整整8年,直到2006年,王滋的强迫症才康复,他又回到清晰、自然、宽松的状态。

    建强制症心理工作室    通过网络为全国患者治疗    王滋重新拿起课本学习,自考大专、本科,拿到了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,并通过网络给一些强制症患者治疗。

2013年,他建立了自己的强制症心理工作室。

每天都安排固定的时间段,通过电脑接受全国各地网友的网络咨询并给予医治。

“青春期已成为强制症多发年龄段,相当多的是青少年咨询者,和他们的父母。

”    咨询者小卉(化名)是市区一所学校的高中生,由于一次考试考砸,她开始常常失眠。

“1失眠,就想到明天的课听不进去,精神状态很差,学习或考试很糟。

因此,她堕入了‘畏惧失眠’的强制思维中。

”王滋说,这样的高中生并不少见,严重者甚至看见床就会不自觉地颤抖。

    小晖(化名)来自高邮,初三时转来一名漂亮的女老师,正值青春发育期的他,由于倾慕产生了不道德的想法,这类想法让他时时感到羞愧,以致不敢上这位老师的课。

王滋说,有的咨询者表现出来的是强制行为,如一个从小与父母分离的孩子,由于缺少安全感,总担心烟头会烧起来,外出时不自主地捡烟头。

再如总是怀疑手上、身上染上细菌,不停洗手……    通过一次次的沟通,王滋为这些强迫症患者医治,减缓他们的一些强迫性

react入门教程

什么是java

c++基础教程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
博聚网